日期:2024-05-15 浏览量:43856
任彧婵:小众题材走到聚光灯下——民族电影《过山榜》欣赏

        过山榜,始于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朝廷与瑶民签下的契约,带着过山榜,就可以取得当地官员的允许,自由的耕山种地,也可以自由的地迁徙。但是,在封建专制的背景下,遵守过山榜的瑶民更多要面临的是官府的肆意违约,背信弃义。历史上关于瑶民起义的记载很多,其中以东汉建武至延嘉年间、元朝仁宗延祐至文宗至顺年间、明代洪武至崇祯年间、清代道光年间最为频繁。 

        电影《过山榜》就是以瑶民起义作为故事背景,以明代孝穆纪皇后作为原型进行创作的。作为一部民族题材的电影,《过山榜》牢牢的把握住了对瑶族主体的刻画,在叙事过程当中,充分融入瑶族文化:背景音乐、语言、习俗、歌曲、舞蹈、乐器、服饰、建筑、历史、传说故事、日常用物、战斗方式等等,全方位,沉浸式的为观众打造出了瑶族山民的世界,原汁原味不外行。

        明代孝穆纪皇后,是明宪宗朱见深的淑妃,明孝宗朱佑樘的生母,也是电影中盘凤飞的原型,在真实的历史当中,孝穆纪皇后名叫李唐妹,成化二年,明军征蛮被俘入掖庭,成为了一名清理卫生的宫女。但因为她读过书,“警敏通文字”,被钱太后“授以女史”,负责管理文渊阁内藏书库。之所以是“纪皇后”,据说是可能因为口音,“李”说得像“纪”,登记入册的时候登记错了,所以就一直变成了姓“纪”。 

        14岁入宫,25岁薨逝,纪皇后短暂的一生,在正史上只有寥寥数笔,但正是这寥寥数笔给了后人无数的想象空间。电影《过山榜》大量充实细节,在史实的框架下进行填充,由此有了这位瑶妃的汉人初恋周敏文和他的父亲周明德,也有了继任盘王的她哥哥盘点灯,喜欢她、为了守护她自愿入宫为宦的盘石等人物形象。 

        真实的历史其实没有那么多戏剧冲突,电影将原型的故事进行了深度的艺术加工:周敏文佯装归顺瑶族,求娶盘王之女盘凤飞,实则借送聘礼之机,用“木马计”奇袭瑶族大本营,措手不及的瑶族战败了,也因此踏上了进宫之路;以盘凤飞不肯换汉族服饰来表达人物矛盾,也借此隐喻异族的文化冲突和最后的走向融合;为了应对万贵妃,将龙子藏匿在狗窝中,暗合了瑶族始祖盘瓠是金毛犬所化的传说;成化帝因子嗣之事与万贵妃起了冲突,而大太监张羽也由此说出了瑶妃育有龙子的真相。

        顺带一提,影片中保下龙子的关键人物张羽,在历史中的原型也是成化帝的身边的宦官,名叫张敏。在清代张廷玉所著的《明史》中,张敏最后因为纪淑妃薨逝,惧怕万贵妃报复,吞金而逝;但另有史料记载,张敏的实际死亡年份,比《明史》中记载的推迟了十年。 

        电影叙事脉络的“起承转合”十分明显。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转”的部分:不肯换汉服的盘凤飞最终顺从的换上了汉服,而皇帝也将她封为了妃子,并且给她砌了一座瑶楼。这个场景发生在这两个角色之间,有着十分特殊的意味,代表着瑶族文化的盘凤飞和代表着汉族文化的成化帝在博弈中暂时和解,后来的剧情也告诉了我们,这种和解并不意味着征服和吞并,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比起积极主动的推动文化融合,真正的文化融合更像是两方的相互妥协与让步带来的结果。 

        在电影中,编剧借瑶医之口,说出了世间万物皆有关联,谁也无法说自己是纯种的某个民族的人,以此表达民族团结是历史的必然。 

        电影还呈现了张廷玉所著的《明史·后妃一》中宪宗与儿子相认非常细节的一个场景:“……使至,妃抱皇子泣曰:‘儿去,吾不得生。儿见黄袍有须者,即儿父也。’衣以小绯袍,乘小舆,拥至阶下,发披地,走投帝怀。帝置之膝,抚视久之,悲喜泣下曰:'我子也,类我。‘使怀恩赴内阁具道其故。” 

        也是在这个场景中,盘凤飞说出了整部影片升华主旨的台词:“……谁能明白的说是纯的什么人?我们瑶人,从来身上就有一半汉人的血。”华夏本是同宗同源的一家人,又何来“纯”与“杂”呢? 

        电影立意高远,情节曲折,内容充实,演员的演技和台词都可圈可点,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电影作品,不过结尾万贵妃替瑶妃求情,收养龙子这个桥段,算是一个瑕疵,在历史上,这位小皇子被立为皇太子之后,成化帝的生母周太后提出抚养太子,所以太子后来住进了周太后的仁寿宫,并未被万贵妃抚养。而且,在张廷玉所著的《明史》中还记载了一个小故事:“一日,贵妃召太子食,孝肃谓太子曰:‘’儿去,无食也。’太子至,贵妃赐食,曰:'已饱。'进羹,曰:'疑有毒。'贵妃大恚曰:‘是儿数岁即如是,他日鱼肉我矣。’因恚而成疾。’” 

        大概意思就是,万贵妃请太子吃饭,周太后嘱咐太子说,你去,但不要吃东西。太子到了之后,万贵妃赐给他吃的,太子说自己饱了;万贵妃让他吃点羹汤,他说,怀疑有毒。万贵妃气得不轻,说,这小孩这么点大就这样对我,长大之后肯定要折磨我!她还因此气出病来了。 

        以万贵妃在史书上记载的个性,是不大可能像影片中那样大度的收养、调教太子的,而且在电影的前半部分,万贵妃的形象跟史书记载是很贴合的,此处这样一加工,这个角色的人物逻辑就行不通了。 

        但总的来说,瑕不掩瑜,对历史的充分挖掘和对题材的艺术加工,很值得每一位内容创作者学习。历史中精彩的故事够多了,正等着我们去发掘。

                                                                             (来源:湖南文联  作者:任彧婵 )

其它新闻
Other News
《我的阿勒泰》:大美新疆的诗意展示 心灵故乡的精神寄托
2024-07-16
任彧婵:小众题材走到聚光灯下——民族电影《过山榜》欣赏
2024-05-15
《以鸭为名》:短片中的大思考
2024-05-13